毫无悬念的个就被撞飞了出去站在船头的寇国浪

分享到:
 “要是运气不好,碰到了大股的海匪,咱们就转满了舵,扬起整帆,往公刘岛方向跑,不出一会,就能碰上巡逻的水师的。”
 
    “这在我们大名国的海域中,还缩手缩脚,顾忌这个又顾及那个的。这t就是我们的地盘,为什么要因为那群矮猴子,而低头!”
 
    嘿!还挺有血气的。
 
    顾铮免不了的就望向了那个言辞激昂的男人,只见这个身材高大,脚板如同蒲扇一般大小的男人,脸上有一道从眼角开始,自上而下就蔓延到了下巴的,虽然愈合很久但是依稀可见的疤痕。
 
    根据顾铮的判断,这应该是被刀具给由上而下给劈砍所至。
 
    受到了这种的伤害,在这个医疗水准极其低下的小渔村中还能顽强的存活下来,顾铮不得不在心中给他比出了一个大拇指。
 
    这绝对是条硬汉。
 
    而正是这个汉子的这一番话语说出来之后,吴大海也终是不再犹豫,朝着他所指出来的方向一挥手,下达了最终的命令。
 
    “那咱们就速战速决,将这一网收完了之后,就开火吃饭,下网启程。”
 
    “好嘞!”
 
    比谁都兴奋的硬汉,哈哈大笑了之后,就将手中的钢叉往船身侧边一放,搭着手的就往远方观望了起来。
 
    正午的日头,没有一丝云彩的遮挡,照在人的身上时,火辣辣的疼,这些黝黑的人群却顾不得这些,只把全身的精力放在了他们前半天的最后一网收获之上。
 
    一旁的顾铮,这次又蹲坐在了舵手的身旁,对这个世界看起来简陋,却是隐藏了民众大智慧的船只操控,仔细的观察偷师着。
 
    还没等他弄清楚怎么去更好的操纵船支的舵桨的时候,在收网的船板处,又传来了一阵阵的欢呼声。
 
    果然,众人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一网的收获,甚至比前两网还要丰盛,那些被岸边最好的鱼娘给仔细的修补过的渔网,都差一点被这些疯狂的鱼儿们的挣扎给弄断上几条纬线。
 
    可是这般的小细节,已经没有人在意了,包括舵手在内的所有人,都为这一网真心的欢呼了起来。
 
    这是开海的第一天,他们所收获的东西,就算是整只船上的所有人按劳分配,其中分得最少的顾铮,也足以拿上整整的两三吊钱了。
 
    难得的大丰收。
 
    就在整船人为这些收获感到欣慰的时候,刚将船头调转成回程方向的船长,他就听到了船尾舢板小屋中,负责做饭的渔民大叔的惊呼声。
 
    “不好!后方有人!”
 
    随着这一声的惊叫,在甲板上没有工作的渔民们都开始纷纷的朝着船尾的方向跑去,
 
    他们经过这既是杂物间,又是船只仓库底层入口的小木格的时候,从里边走出来负责全员吃喝的渔民大叔,就带着凝重的表情给大家朝着远方指了过去。
 
    “看那边,跟我们距离不远了,应该是速度更快的梭板小船,不排除人力划动追逐我们的可能。”
 
    “看这个样子,是径直奔着我们来的。船长,你看依照这个趋势,咱们多久才能和它们碰到?”
 
    同样表情严肃的船长,看着远方沉吟了一下,做出了他的判断:“最多半刻种,他们就能赶到我们这里。”
 
    “只不过?”吴大海又迷茫了一下:“这看起来来者不善的小板上,也装不了多少人吧?像是这种规模的海贼,不应挑那种同样走单的小渔船下手的吗?”
 
    “像我们这种十人以上的中等船只,他们都应该绕着走的啊?你怎么看傅大彪?”
 
    “是啊!”那个一身悍勇之气的名为傅大彪的男子,也是十分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难道说这些人是刚出海讨生活的菜鸟,又或者是鲜国人。你也知道,鲜国人通常都是自大又脑子不好用的。”
 
    “嗯,有可能!”
 
    别管怎么样,人家是过来了,见机行事吧。
 
    就连最谨慎的吴大海都没把这波人当一回事,这里的渔民啊风浪可见多了,自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这海边就不太平了?
 
    鲜国和寇国的内乱?
 
    还是因为偶尔劫掠的成功,给予了对方的勇气的?这些他们都不清楚。
 
    但是他们却清楚一点,大名国既然敢出海的渔民,就没有太过于孬种的。
 
    早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的渔民们,不用他们的船长下达指令,手中就各自抄起了有效的御敌的武器。
 
    一寸长一寸强。
 
    尤其是在海战当中,往往不需要短兵交锋,就能分出一个快速的胜负了。
 
    这些渔民们手中拿着的鱼叉,竹竿,长尖枪,一个个的都抖擞着属于自己武器的锋利,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小规模的遭遇战。
 
    近了,更近了,随着风向的推进,那个远处的小黑点渐渐的逼近,让靠在船壁上偷偷观望的顾铮都能看清楚那个帆板大小的船上,那三个海贼的样貌。
 
    一个梳着朝天锥的寇国浪人,赤脚立于船头,腰间还别了一把长条的武士刀。
 
    而跟在他身后奋力划船的两个人,看那穿着打扮很像是大名国做苦力的穷人家,但是随着那嘈杂的哇啦哇啦的话语一说出口,顾铮就知道,这肯定是鲜国的随从。
 
    鲜国,是一个很奇怪的国家,它们的正统王朝是大名国的附属国,从上至下的统治阶级,儒生门人,皆是大名朝狂热的拥护者。
 
    但是鲜国的民众们,却基本上如同野蛮人一般,缺衣少食,懦弱胆小,骨子里的自卑是怎么也隐藏不住的。
 
    一个寇国的人,往往能指挥动十几名的鲜国人,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们的不敢反抗,以及盲从性。
 
    所以,现在虽然在小帆板上,寇国的浪人只有一名,但是划船出力的却永远都是鲜国人。
 
    了解了基本情况了,顾铮所在的渔船就不怕了。
 
    他们船上的人甚至还有人笑出了声,相互讨论着为什么寇国人要把两侧的头发都剃的如此的光滑。
 
    没有接受过多少文化教育的渔民并不清楚,寇国以前也是疯狂的崇拜大名国中的一员,只不过随着这个国家的日渐积弱,以及他们国家的混乱,让这些人们丧失了敬畏之心罢了。
 
    待到大家都将手中武器举起来的时候,船上的傅大彪最先察觉到了不对。
 
    “不好!!他们这群人正在调转船头,准备逃跑!”
 
    “什么?那他们刚才还加速朝这边冲了过来。”
 
    “不管他们刚才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的他们,的确是不打算与我们的遭遇上了。你看,那个帆板上的鲜国人已经开始转向了。”
 
    顺着傅大彪的手指,众人就发现这三个人慌里慌张的正在这一片宽阔的海域上奋力的调转着方向。
 
    可惜,天不从人愿,这本身重量就轻的小船,在他们回程的路上,可不是他们刚才追赶渔船时的顺风天了,顶风破浪的感觉,着实不妙。
 
    在船头上的寇国人,还因为海浪的拍打,站立不稳的晃着,心惊肉跳的他,叫骂的声音都能传到渔船之上了。
 
    “先别管这三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看着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普通的渔民。”
 
    “我们直接把他们三个给擒下,再往威海卫那边一送不就得了?要知道,现如今全城都贴着悬赏令,只要是发现海賊的踪迹,无论擒获与否,衙门都有嘉奖。”
 
    “如果我们能给送上三个真正的海贼,生死不论,衙门都会给我们一大笔的银钱,到时候,不但村子里会得到上头的嘉奖,从而引起重视,连我们这一船人,也会多一笔额外的收入。”
 
    傅大彪的这一提议,立刻就引起了船上其他人的赞同,能跟船出海的,基本上都是渔村中的壮劳力。
 
    这些人在看到了敌人的数量之后,一个个跃跃欲试的就打算上手了。
 
    众人的意见也是打动了这个以稳妥著称的吴大海,他在沉吟了一阵之后,就同意了傅大彪的提议。
 
    “那就上,别让他们逃了!”
 
    “得嘞!”
 
    极富经验的舵手还没等船长转头,直接就将船舵给操作了起来,不过几个破浪的功夫,这只前头略尖的船头就被调转了过来,顶着风的朝着前方的小船冲了过去。
 
    这些渔民们本就是海上的好手,对于威海卫时不时的禁海,防止海盗的行为就有着不满。
 
    要不是这些烦人的苍蝇,有哪里能让他们的民生如此的艰难?
 
    现在碰到了罪魁祸首,他们也懒得废话,直接就将欺负人进行了到底。
 
    用那对小船只来说有些巨大的船身,直接就撞了上去。
 
    毫无悬念的,那个小的可怜的帆板就被撞飞了出去,站在船头的寇国浪人最是倒霉,在海平面上擦行了足有三四米之后,才噗通的落入海面,估计是被撞晕了,摆成一个大字,一动不动的漂浮在水面之上。
 
    而那两个鲜国人中的一个,则只是被撞出了板船,在离船边不远的地方,奋力的扑腾着水花。
 
    至于另外一个倒霉蛋,则是被直接扣在了翻了身的船下,生死不知。
 
    站在甲板上的顾铮,正纳闷于这些掉在海中的人怎么被打捞上来呢?
 

欢迎转载繁华世界彩票-繁华世界彩票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繁华世界彩票-繁华世界彩票登录 » 毫无悬念的个就被撞飞了出去站在船头的寇国浪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